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00-801-8197

云南总部服务热线:0871-68234808

当前位置:
政策解读:从人力资本服务内涵中,思考产业协同体系构建(下篇)
来源:云南高创 | 作者:pmtd3289f | 发布时间: 2018-07-05 | 822 次浏览 | 分享到:

第二部分跟大家谈一谈人力资源和人力资本是什么的问题。



第一部分谈到了要从过去的服务者变成未来的建设者,人力资本服务要与实体经济更好的结合,更多介入到供给侧改革当中,调整优化人才结构,推动人力资源服务产品的供给侧改革。人力资本服务要更多地介入到组织的变革当中,要更深层次地介入到人的价值创造之中。深圳原来是重要的制造业基地城市,现在来看深圳,产业结构发生了重大的变化,包括华为大量以制造为主的产业转到了东莞,留下来是什么?


就是打造粤港澳大湾区,构建新的人才高地,吸引了一大批符合国家产业政策,在新兴技术、信息、能源、医药等高新领域拔尖突出的全球创新创业人才。



刚刚谈到人力资源转型的方向,这个是谈到从过去单纯服务人才事务性工作,深度转型到服务人才发展性工作、服务人才组织、服务人才行业上来。不单纯是研究过去企业和人才之间的关系处理问题,更要跳出来,要深层次介入人才供给、产业经济、实体经济发展中,真正通过人力资本服务工作让人才发挥更大作用,让人才有能力、有激情、有资源,创造更大价值。




关于人力资源服务和人力资本服务之间的差异性的问题,一更多是节约的问题,二更多是同质性的人力资源要素供给的问题,强调的就是如何更多地关注效益,就是用产出÷时间。


而强调人力资本,则更多强调人才的资本属性、投资属性,强调更多的是人才的异质性属性,就是人才相互之间不同的独特性、差异性属性,强调的是组织效能的问题,就是产出与人力投入之间的比例问题。所以,如何能够帮助企业以更少的投入创造更大的产出,这是人力资本服务未来需要思考的。


人力资本服务更多地强调与业务的结合,更多体现和发挥人才的主动性、知识经济的特点。过去人力资源服务是适应工业经济时代标准化、规模化、快速化特征的。但是,到了人力资本时代,则强调异质性,强调增值属性、投资属性,更多是适应知识经济、互联经济独特性、差异性、网络性时代要求的。


人力资本服务的特质是什么?就是依托于业务,围绕着人才、技术和组织三方面发力,作用并充分发挥业务内在势能,创造出更大的价值,这是我对人力资本服务未来着力点的考虑。




第三部分就是谈谈人力资本服务怎么发力,怎么围绕业务,从组织、技术和人才角度发力问题。


首先,谈谈人力资本服务“三级跳”发展问题。过去的人力资本服务是从以交付性为主的“事务性服务”,后来转到“资源型服务”,就是强调要素供给,强调供给速度、准确、效率、成本等等问题。最终,人力资本服务上升到赋能客户,强调组织服务的阶段。


在事务性服务的时候,人力资源服务更多强调关系性服务,就是人力资源服务企业和客户之间、和政府之间的关系。而到了资源服务阶段,则开始强调产品,强调人力资源服务的产品化问题,强调人力资源服务产品的效率、供给问题等等,这还是带有典型的卖方市场特点的。


但到了组织服务阶段,人力资源服务企业面临的新挑战是由过去重视关系、重视产品,向顾问性、价值性服务转型,研究的是市场需求问题,研究的是如何赋能客户的问题,更强调人力资源专业、人力资本的专业要求,比拼的是如何能深度介入到企业组织当中,嵌入到组织的业务发展流程当中,扮演客户价值创造伙伴角色。




如何实现这样的三级跳?如何满足服务客户、赋能客户的要求?从人力资源服务产业链上的基本要求分析,纵向看,从底层基于信息、交付式的员工薪酬、福利、信息的管理,再到中间的辅助性服务,包括人才引进、培训、绩效、员工关系等等,再到高层的人力资源战略的规划,分了三个层面。


从服务赋能者角度,要将专业性的要求、技术性的要求融入到整个服务当中,并借助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手段,进一步提升人才数据分析的服务,积极参与到客户的人力资源服务决策之中,更好地为客户人力资源服务,更好扮演战略伙伴的角色。这是纵向上服务赋能的规划。






从横向看,人力资本服务的发展方向可以概括为ABC模型。



A是什么?就是基于区域不但是国内华东、华中、华南和西部等等的区域,也包括落地“一带一路”规划之后跨出国门,包括南亚东南亚和其他“一带一路”的国家。这也就是要求要站在全行业高度,走出去、请进来相结合。我们看到了业内的领先企业,在着手在全球范围内布局他们的业务,最新的一则消息是科锐公司拟投资英国专门做人才招聘的服务企业。


这方面大体上是两方面内容:一是既往国内企业积累的人力资源服务经验、方案,随中国企业走出去,为在中国企业在相关国家工作或相关国家企业来中国工作提供更适合的“中国方案”,展现中国的能力;二是邀请更大多数国外的优秀人才、先进的人力资源服务企业到国内来,提供“中国机会、中国舞台”。这是走出去请进来结合,也不单纯是过去人力资源服务中谈到的集聚引进全球的人才。




B是围绕着组织赋能的角度,面对客户、政府、企业组织、NGO组织、行业组织,如何来提升和发挥人力资本服务在人才聚能、人工智能、技术引进方面,包括组织效能的角度发挥更大的作用。这方面例子很多,时间关系就不过多说了。要深入到行业、深入到组织种,展现出我们的专业能力。




C的角度就是宋教授谈到的,围绕着人才的全生命周期来工作。过去,人力资源服务是研究学生就业后,到退休之前的“职场”服务。现在前后各有一个市场,前面是学生的实习和就业市场(职前人才市场),后面是“银发经济”,中老年的市场(职后人才市场),这个是我们适应未来市场需求新的场所。